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嘉仙無雙(暫存)

  他睜眼所及之處皆是蔓延無盡的深綠樹林。

  他遵照前村人的指引,爬過兩座山頭,仍然沒有看見他預定要去的小城。

  太陽高掛,汗如雨下,他拉袖抹了抹脖子和額頭,拉緊手上的韁繩迫使胯下的馬停下,選了樹蔭深厚的區塊,把馬繩綁在樹幹上,自己揀個位子席地而坐,喝水休息。

  微風輕撫而來,他如火焰般的髮絲被風吹起,帶走一些悶熱。他自懷中拿出路觀圖,斑駁泛黃的紙張上面佈滿了各種暈染和前人留下的墨跡。

  觀照其圖,往西沿嘉仙河而上,翻過幾個山頭,經過兩山之間的啞口,那裡風勢強大,芒草遍佈,當中有座字碑,上面刻著「此待有緣人」。經過那座碑再前行三百里,看到紅瓦攀在山頭上的城,便是嘉仙無雙。

  嘉仙無雙,此城位處隱僻,人口不過數百,整個城鎮順山而建,崎嶇蜿蜒,裡頭皆以石板路與階梯為通道,房子大都紅瓦灰磚雕柱,低調而奢華。

  然而此城最特別之處在於,只要入夜,便會飄起雨,不大也不小,不打傘衣沾濕,打傘又嫌太多餘,因此之故,嘉仙無雙最出名的手工品就是油紙傘,不論傘面花樣、傘柄雕花,抑或是油傘輕重,只要說得出口,這裡的工匠沒有人會說做不出。

  他一手稱著下巴凝視著路觀圖而有些放空,眼前倏地一花,身子一歪,在快要撞上泥地的瞬間,連忙撐住身子。心道,大概是太累了。忍不住甩甩頭,抹了抹臉。

  此行遠渡重洋,跋山涉水到嘉仙無雙,並非單純遊山玩水買紙傘,而是尋人。

  一位他掛念許久的友人。

  只是數不清過了多少個山頭,問了多少人,他仍然沒有看見長滿芒草狂風強襲的啞口,還有那寫著此待有緣人的字碑。

  然而通往嘉仙無雙的路也僅此一條,再無其二。

  他沒忍住碎念,這座城和他的老友一樣,神祕孤僻又難搞。





TBC

※這是一個充滿微妙設定的肉文(?),嗯,肉文(?)喔。

※ooc一定有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作者掉進黑洞裡……


评论(3)
热度(2)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