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溫赤】撒嬌之道方為貓

※溫皇貓化有、雙軍耍萌有、OOC可能

※時序不與原劇相同,請用平行世界看待

※本文與慈光的師尹(bluerabbit)共同接龍改編


  基於某次發現西劍流軍師似乎很喜歡被撒嬌的還珠樓樓主神蠱溫皇,秉持著找到玩具的心態,四下無人之時差譴酆都月去搜羅了所有撒嬌的方法。

  起初,酆都月那高冷的臉龐因為聽到指令而差點崩盤,那個他從未質疑的樓主,居然要他去找『撒嬌』的方法?!嗚嗯⋯⋯樓主、撒嬌、啊⋯⋯如果還是任飄渺的話⋯⋯

  他面色潮紅,踏出的腳步有些虛浮,但還是走出還珠樓外執行樓主交辦的任務。
  神蠱溫皇躺在他的貴妃椅上,羽扇遮住半張臉地凝視飄然遠去的副樓主,嘴角微翹,依酆都月的本事,他大概可以拿到不少非常有趣的撒嬌大全。

  鳳蝶端茶而入,一臉不明所以,卻是剛與副樓主擦身而過,正想問樓主到底交辦何事,近房後本欲開口,在看到樓主似笑非笑,眼裡精光閃爍的模樣,大概又不是什麼好事,也就沒問了。

  然而事後,鳳蝶知道真相,也只給神蠱溫皇一記白眼,但半點同情也沒分給副樓主,反而對西劍流軍師充滿難言之隱。


***
  午飯過後,神蠱溫皇伏案條列記錄,赤羽信之介正坐在他的左手邊翻閱本月帳本,用紅色眉批圈註塗寫,他稍稍撇見神蠱溫皇辨識困難的字跡,內心跟著字默念了幾句後,忍俊不住,卻是笑得輕巧。

  「軍師大人,何以讓你笑得這麼開心?」神蠱溫皇不慢不急地繼續謄寫,拉出最後一個勾,他才將筆擱下,轉頭迎向赤羽頭過來充滿笑意的視線。

  「三月七日,晨起把人吻醒,擦槍走火⋯⋯三月八日,枕手而眠,被手麻的赤羽捏了一鼻子⋯⋯這什麼記錄?」赤羽以扇指著未乾的墨跡,日記般的條列陳述,卻不是在記錄平常事,因溫皇還在事列旁邊寫了幾種註記。

  「唉,都是軍師大人讓我煞費苦心啊。」溫皇拾起放置在右側的羽扇,款款搖擺,方才還是聚精會神的樣子,現在卻是慵懶地軟在椅子上,「我不過只是試驗了幾種,嗚嗯,他們大多數人說的撒嬌方法。」

  「大多數人?哼,那你的結論呢?」

  「對於軍師大人,這些招數用過一次,就只能丟棄了,重複性太高的,也不能使用。」溫皇等墨跡透入紙內後,才將冊子闔起,赤羽才看見在封面上的歪斜字體寫著:『赤羽大人之撒嬌萬解』,堂堂的西劍流軍師忍不住拍桌大笑。

  「耶,軍師大人,為了這本萬解,我可是勞民又傷財啊。」他羽扇遮臉,在羽扇後頭輕輕的搖頭嘆氣。

   「哼哼哼、你勞得是副樓主的腿,根本沒傷財,至少你還動腦寫這本萬解,省得整天懶在躺椅上。」赤羽怎可能不知向來極懶的溫皇能使出什麼步術,但看在他認真寫著那本萬解--不、此時不進攻,更待何時!

  「軍師大人,我躺在躺椅上,也是有動腦的啊。」溫皇眨眼控訴,但單鳳眼的他眨不眨眼皆難以察覺。

  「大概只有天知道你有沒有動腦。」一甩袖,一展扇,赤羽顯然不買帳。

  「我有沒有動腦,軍師大人居然會不知道?真是讓人傷心啊~」羽扇還遮著臉,溫皇卻轉身往赤羽身上撲過去,把羽扇扔一邊伸手穿過,攬住赤羽的腰,埋首入那人懷中。面對如此投懷送抱,赤羽信之介卻仍舊淡定,方才的萬解中也記錄投懷送抱這項,赤羽冷哼,伸手扯著神蠱溫皇厚如牆的臉皮,直道:「這招用過了,你還能有什麼把戲,不妨一塊使出來?」

  「哎呀,軍師大人,先來驗個貨,再給評價也不遲。」只見溫皇慢悠悠地摘下藍色冠帽,烏黑髮絲中多了兩叢毛茸茸的獸耳,赤羽一愣,撇見溫皇身後,還有條高翹晃動的尾巴。

  再把視線轉回到溫皇臉上,原本的容貌已成獸型,細軟的黑色毛髮以無法預計的速度蔓延溫皇全身,不過幾個眨眼時間,原本還撲在赤羽懷裡的溫皇,逐漸縮小幻化,成了半個兒童身的黑色藍眸大貓。

  原本奸巧的小目,現在卻大地有如盛滿了水,灰藍而盈滿,赤羽被看得俊臉一紅,他捉住了撲在自己身上的前掌,在掌心搓揉,柔軟溫熱,他心喜道:「喵個一聲來聽聽?」

   溫皇先是側首聞聞,蹭了蹭赤羽的鼻尖,眨了下雙眼,才從善如流的喵了一聲,赤羽望進灰藍的眼瞳,已經不再是熟悉的圓潤,反而是獸族才有的尖銳瞳孔,溫皇開口,本以為只會聽見喵叫的赤羽,因溫皇那句清晰不容忽視的『摸我』而感受到內心像是被爪子輕輕撓了一下。

  表面仍不為所動,赤羽只伸手搓揉圓角小巧的貓耳,修長的手指摩挲過耳根,往下撓著鬆軟下顎,赤羽垂首輕輕一吻,落在溫皇濕潤的嘴上。

  溫皇耳朵忍不住一抖,獸化後的身體遵從本能反應無所遁形,他只能在內心嘆息註記,連尾巴都自主性地纏上赤羽的腳,溫皇仰首,伸舌舔了一口赤羽的唇。

  貓舌上存有特化的倒鉤,赤羽深切的感受到,現在撲在他懷裡的,真的是隻貓。他繼續搓揉著溫皇的臉,隨口問:「你這,又是給自己下了什麼蠱?」

  溫皇仍舊抖抖耳朵,軟綿綿地道:「軍師大人,別這麼快就戳破我,這樣一點驚喜感就沒了啊!」還趴伏在軍師腿上的貓,此時撒嬌般地扭蹭,彷彿赤羽就是他的木天寥,他撐著水盈大眼又道:「難道軍師大人不喜歡嗎?」

  堂堂西劍流軍師差點就栽在這番撒嬌攻勢之下,要不是早知眼前這隻貓是溫皇,向來對小動物比較沒輒地赤羽很可能就兵敗如山倒,但還是將溫皇一把抱起,安置在大腿上。溫皇得寸進尺,肉掌搭上赤羽的胸前,有些使壞地抓撓,把原本衣著整齊的赤羽給擾亂地一身狼狽,要求更多的觸摸,更多的抓抓,赤羽不以為意,一邊哼笑,一邊慷慨又大方地給這隻貓從頭到腳抓了一回,握拳在溫皇下巴下面的軟肉時,聽見了滿足地呼嚕聲。


  你也有今天啊,神蠱溫皇⋯⋯


  溫皇對於赤羽施捨的抓抓暗叫不妙,原本腦筋就動得快,獸化直覺卻又更神準,他幾乎要沈淪在這難以抵抗的舒爽天堂,眼角立刻捕捉到赤羽不知何時拿出來的貓科靈屬神器(?)--逗貓棒!他竭力抑制蠱化的天性,忍耐著不飛撲,卻止不住雙眼總往那顆接著細線的絨點追逐而去,昭然若揭地蠢蠢欲動寫滿整張臉,看得赤羽樂在心理,嘴角不可自抑得上揚。

  赤羽巧妙利用自身武學揮動逗貓棒,起初,溫皇還只是盯著那晃動小球,直到逼近自己不出半個貓身的瞬間,溫皇才終於忍不住,快狠準地伸出貓掌風雷,但赤羽不可能如他意,仗勢自己身長,在被撲及瞬間拉開距離,貓掌落空,接此輪番上陣,掌掌出風,上下竄跳,把赤羽身上的衣服踩踏得更加凌亂,即使是半兒童身大,卻從未觸及那顆絨球,溫皇對那跳動的小絨球又愛又恨,他偶爾回頭用眼神控訴赤羽的狡猾壞心眼,只得到那棵小絨球更加逼近的邪惡誘惑。

  溫皇暗兵不動,抓緊一時,雙掌迅出,仍是被赤羽輕巧一抽給忽悠過去,此去來回以戰十數回,溫皇心知這是一場毫無盡頭的追逐,可、喔可是!違背天性,這實在是太困難了。

  他仍舊奮力一撲,只是這一撞,險險把赤羽撞倒,赤羽才驚覺不對,他懷裡的貓,開始恢復人形了。

  溫皇裝貓叫了兩聲,轉變回人形之後,他雙腳大開跨坐在赤羽腿上,雙手搭在赤羽雙肩,恢復那總是綿長的語調:「軍師大人真調皮,玩我玩得很開心啊。」

  「哼哼,自當開心,你這麼快就變回來真是可惜,當貓多可愛。」仰頭對上溫皇的視線,悄悄把靈屬之器逗貓棒給收到大袖內。

  「哎呀~軍師大人,貓是貓,溫皇是溫皇。」溫皇雙手貼上赤羽的脖子,修長的手指曲起抵在赤羽的下頷處揉捏磨蹭,瞅著他因癢難耐地閃避。

  「別、別鬧!」脖子是頗敏感的地方,赤羽癢地有點想笑,抬手胡亂阻擋,順勢纏上溫皇的手指,趁隙引開注意力,他喘口氣道:「你既然變回來了,你還能有什麼法子撒嬌?」

  「你都這般目不轉睛地看我,我何須撒嬌?」溫皇總是波瀾不驚的面容勾起笑來,還真是讓赤羽目不轉睛,只是現在那笑包含了許多的不懷好意。

  赤羽當然不會如他意,他只道:「好吧,既然都玩得差不多,我也該去工作。」他拍拍溫皇的大腿,示意他快點移動尊臀,溫皇卻維持姿勢不肯移開,單鳳眼透漏著一股能耐我何的挑釁意味。

  赤羽維持一貫公事為先的態度,挑眉道:「不是不撒嬌了?」

  「因為軍師大人要去工作,不陪我了啊。」說得理直氣壯,說得天經地義,溫皇環過軍師後頸扣著,十足耍賴。

  赤羽眼神一黯,他伸手勾纏住溫皇耳鬢邊垂下的烏絲,「今日事今日畢,況且,只要三個時辰。」

  神蠱溫皇動也不動,他垂首抵上赤羽前額,「我當然明白軍師大人日理萬機,再哪工作,不都一樣嗎?」雙手轉而按摩著赤羽的雙肩,吐在赤羽鼻尖的氣息濕熱又溫柔。

  「哼,你只會干擾我,躺一邊自己玩去。」赤羽仍然不吃這套,即便那力道適中的按摩無人能比,但他確信,只要他開口要求,這等待遇可是絕不會少。

  「哈,我現在就在玩啊。」霸佔赤羽的腿,以口舌相爭赤羽的自由。

  赤羽鬆開烏絲,轉而捏上溫皇還沒完全消下去的為肥臉頰,還來不及感嘆手感柔嫩,他冷道:「妨礙辦公,快滾!」

  「嗚噎、冤枉啊!我一來沒動,二來沒出聲,軍師大人怎麼能說我妨礙辦公?」他的軍師大人手下真不留情,會痛啊!

  「一就是你沒動,我還被你坐在身下,二就是你不讓我離開。原來你那什麼貓化蠱還沒散嗎?」赤羽瞇眼瞪視,毫不憐惜地捏著溫皇臉頰往兩邊扯。

  「痛、痛!⋯⋯軍師大人可真狠、這是捏上癮了嗎?」為了鬆開赤羽往兩旁拉扯的手好挽救自己有點鬆弛的臉皮,神蠱溫皇巧妙戳捏赤羽的腰下,惹得赤羽身體一縮。

  「別、別!哈哈哈哈——別捏那裡啊哈哈哈哈!」腰下正是赤羽的癢處,赤羽忍不住大笑扭動,躲避溫皇的攻擊,「溫、溫皇!快住手啊哈哈哈哈!」

  兩人在椅上扭動搖晃,溫皇哼哼笑著,那是與赤羽截然不同的快意得瑟,見赤羽笑到近乎要喘不過氣,溫皇才停下,摩挲著赤羽雙頰,落下點點親吻。

  任由溫皇落吻在自己臉上,他緩過來慢慢順著氣,斂眸歎道:「就三個時辰吧。」

  等不到溫皇回應,正想著怎麼回事,才覺身上的重量似乎逐漸下沉,赤羽推了推身上的人,溫皇毫無反應,只是雙手還蜷在自己胸前。

  是貓化蠱的關係嗎?說要玩就玩瘋了,說睡就攤平了。不過罷了,這樣也好。

  莫可奈何地兩手一舉,直接把溫皇抱到寢房榻上,看著對方一沾床就蜷成一團的模樣忍不住失笑,掖好軟被,留溫皇一人睡在房內,悄聲無息地逕自去辦公了。


  西劍流眾人只道,今天的軍師,滿面春光啊。


【完】


梅莫黎恩.慈光的師尹



评论
热度(25)
  1. 桂花梅子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温皇X赤羽丨红风苍岚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