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雙軍】一如既往


  入春,櫻花開落。

  赤羽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溫皇出來曬太陽,在一處涼亭歇息,已有人備上茶水與棋盤等候。
  這些日子除了秉公辦事,還多了一項工作——幫醒來的溫皇復健。

  赤羽看著溫皇身上好了七七八八,只是動作始終不若從前。

  「筋脈盡斷,恢復可能得要好上一陣,也許是一輩子。」溫皇慢悠悠地說道,那副搖著羽扇的閒散樣,看不出他對復健不見起色這件事有何意見。

  「那你就再也回不了苗疆,或者該說,回不去你的神蠱峰。」

  「軍師大人要永遠把我困在這裡嗎?」他顫抖著雙手拿起杯子,呷了一口茶,茶香留齒,餘味回甘。

  「你若不好,便只能留下,做我西劍流入幕之賓。」赤羽手指磨梭茶杯邊緣,才執杯一口喝下,決定好下一步棋路,執黑子放在棋盤上,「該你了。」

  「若我不留,那軍師大人要滅口嗎?」溫皇垂眸看著棋路,在佈滿黑白子的棋盤上,兩軍相爭激烈,錯走一步便覆亡,走對也不定能大勝。

  「沒了鳳蝶,你還有誰?」瞅著溫皇遲遲未下的白子,他幾乎要以為溫皇因他的話而動搖,溫皇仍舊緘默,拿起羽扇遮住下半張的臉,狹長雙眼閃爍未明。

  就在赤羽正要開口說些什麼,溫皇才低低地道:「我,一直都一無所有。」

  白子落下,風起櫻落。

  「不管是鳳蝶,還是還珠樓,抑或是兄弟。」

  棋局結束,收整地後,平局收場。

  「茶放久,也會涼。」

  「你啊,你從未想過,有人會等你嗎?」

  一隻長年溫熱的手覆上來,撫平細微的顫抖,還有未曾被知悉的心情。

  「什麼都能算,就是人心算不了,總是要為自己留點後路的,你說是嗎,軍師大人?」溫皇還想裝作雲淡風輕,卻被赤羽捏了一個措手不及。

  「是誰這麼喜歡逼命的刺激,不能掌控才是你最喜歡的,不是嗎?」

  溫皇又沈默。

  「每次你不說話,就是默認。」

  怪哉,為何醒來以後處處被人吃豆腐,不對,從認識以後就一直被佔便宜。

  「我不否認,但也沒承認。」溫皇欲抽回手,赤羽卻不願放。

  「沒表示,就隨我解讀。」

  「軍師大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幼稚了?」溫皇想藉喝茶掩飾,單手欲執杯卻抖得不成樣,赤羽仍然視而不見,捏著溫皇一隻手不想放就是不放。

  「中原有句話說,吃人口水,你說,這是誰的錯?」

  「軍師大人,這就不對了,每天的睡前吻是你說要的。」既然抽不回手就只能繼續嘴砲周旋,茶也喝不得了,全身上下就只剩嘴還沒壞,看來有必要把嘴砲技能練高了。

  「你不是說,睡前需要一點溫暖,所以我把體溫調高,也跟你睡同條被子,你就自然地吻過來了,這不是你的問題嗎?」顯然赤羽對於應付這等頗游刃有餘,他藉著按住溫皇的手而逐漸靠近,悄聲拉起毯子覆上溫皇的腿,只因夕陽晚斜,起風涼意徐徐。

  「我這是回報軍師大人這段時間來的照顧,雖然這些日子我聽不懂軍師大人在我耳邊說的東瀛語,可我也看著軍師大人的嘴很久了,總覺得它好像很寂寞⋯⋯」

  越說越小聲,只因赤羽的臉越貼越近,近得連呼吸的濕氣都感受得到。

  「說這麼多,不都還是你想要嗎?」

  「如果赤羽也想要的話。」

  「你啊⋯⋯」赤羽閉上眼,溫皇斂眸側首,輕輕地吻住近在咫尺的唇瓣。


  輕咬舔吮,一如既往。

  


【完】


後記:


  已經放掉聖誕節了,這個再錯過就不好意思了(艸)情人節快樂!!
  下一回應該是肉吧(你不卡肉嗎你這混帳)(光速逃)


  梅莫黎恩


评论
热度(37)
  1. 阳炎与风桂花梅子凍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温皇X赤羽丨红风苍岚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