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出雲能火‧東方毛腳燕】歸巢

※感謝斑斑所策劃的天下風雲碑半獸名人帖

 

  夜深之時,他放出式神,一切都還尚未底定前,持續收集情報。

  前些日西劍流流主炎魔幻十郎回歸,本該是件激勵整個組織的士氣攻下中原;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西劍流連番失利,中途雖有建功,卻無法抵過,除了軍心渙散,更令人憂心的,卻是難以安撫的流主。

  當然,曾經叱吒風雲、讓組織花了那麼大心力復活的流主,怎能忍受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只是不可理喻的對待,並非西劍流的人所樂見。

  縱使他只是一隻燕,他的形貌也與人無二樣。他的術法比人類強大,當初因傷而被撿回西劍流,為了報答西劍流的救命之恩而留下,還因此與夜叉瞳搭檔,只是這些都不是為了流主,都是為了能給他棲身之所的西劍流。

 

  一切都是為了,他能回去的家。

 

  「你已經迫不及待了嗎?」西劍流軍師悄聲無息地出現在他附近,手背在身後,凝視遠處。

  他問的是自己無法違抗的天性,他可是燕啊,遵循天氣而遷徙,現在也該是回家的時刻。

  「軍師大人,我還可以。」出雲能火在自己身上下了咒術,還不到最關鍵時刻他還能撐著不回去。

  「調動已布置好,做好你該做的事吧。」軍師打開扇子,轉身面對他。

  「是。」出雲能火躬身領命。

  「我們就快可以回家了。」

 

***

 

  西劍流戰敗,本該成為戰俘的眾人,在百武會盟主的交涉下,只留下了祭司、柳生鬼哭,還有邪馬台笑與天海光流,其餘的人,趁夜乘船離開中原回東瀛。

  到底該說是意外還是意料中?出雲能火默默思考這難解的答案。

  對於中原人,他們以侵略者的姿態橫掃多年,以他們的角度,是草菅人命;以自己的角度,只是一種擴張土地的思維。

  百武會盟主這樣的做法,到底是大愛還是虛偽?出雲能火認為他看到的中原,可不如百武會盟主如此的善心,就算不是中原,他在東瀛也看得不少,中原之後大概還有的玩呢。

  不過,這解答實質上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更令他高興的是西劍流仍不滅,雖然他的好夥伴夜叉瞳走了,但這並不減他歸巢的心情。

 

***

 

  西劍流眾人搭船時,邪馬台笑與天海光流也來送行。

  邪馬台笑看著出雲能火,拍拍他的肩膀道:「有段時間不能見了,我會想念你的毛毛腳的!」

  「卡給拉叩叩!」我也是!

  「……至少我有一陣子可以不用擔心睡覺被人拔腳毛。」出雲能火突然覺得頭有點痛,雖然自己是燕子,他們這種族腳上有毛也屬正常,可不知為何面對他們就覺得異常羞恥。

  「你不知道你的毛用來寫字很棒嗎!軍師都說讚!」

  「軍師用過?!」軍師居然也有參一腳?!

  「咳嗯、邪馬台笑,我記得那是你給我的。」

  「阿哈哈哈哈,好東西要跟朋友分享嘛!欸欸賣啦賣啦!!!!不要放火燒我啊!!!!」

  

  

 

【完】


评论
热度(3)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