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溫赤】洗手作羹湯

※奶油說要小清新,我也要收拾本性(閉嘴)

※雙軍廚藝到底誰比較厲害……軍師感覺是生在名門貴族,我覺得廚藝應該……

※群裡都說要軍師生病,好吧,就是要看紅通通的……(被戒靈鞭

 

 

  積累成疾,寒風一吻,兵敗如山倒;西劍流軍師大人一染風寒,還是撐著身來到還珠樓見神蠱溫皇卻不支倒地,只能躺在還珠樓主房榻上,睡時連連囈語,無法安穩。

  神蠱溫皇把過脈,要鳳蝶去煮藥,本想也讓鳳蝶把赤羽信之介的晚餐也一併煮了,只是多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赤羽信之介微紅皺眉的面容,神蠱溫皇決定親自準備這兩樣。

  鳳蝶見狀,表情不變,也沒多說什麼,便自己去做自己的事了。

***

  拆掉頭冠換上素衣的赤羽信之介,火紅豐盈的頭髮散落榻間,因高燒而微紅的面容、因風寒難受而蹙緊的眉間,呼吸微急,額間冷汗直落,厚重被褥蓋得儼實。

  眼前無垠黑暗,身體沉重如鐵,赤羽信之介分不清是夢是實,他只知道全身筋骨痠疼,畏寒難耐,喉頭乾渴。

  直到他覺得有人扶他起身,讓他靠在厚實的懷抱中,那人在他耳邊輕語,把嘴張開;他睜不開眼,以為是幻覺,直到唇上一抹硬實溫熱,赤羽信之介才依言張嘴,餵入口中的東西軟綿如糜,他食不知味,本想扭頭避開不想再吃第二口,豈料被人扣住下顎,耳邊又響起,唉、軍師大人真調皮,但不可不吃飯啊……

  赤羽信之介被逼著再吃下第二跟第三口,他才感覺到口中有股淡淡的草香,接著他感到額間一陣涼意,那聲音又響起,燒得有點過……

  他知道那聲音是誰,但他從來沒發現過原來他的聲音能讓他如此心安,他捨不得睜開眼。

 

  ──生病的時候,總是容易感到脆弱。

  饒是再驍勇的軍師,也是需要休息、也是有柔軟脆弱的地方。

 

  一雙手在他的脖頸和肩膀來回按壓,胸腹、腰脊,什麼親密事他們都做過了,矜持可以不用留著,而今卻只覺得軟得只想賴在他身後人身上。

  然後赤羽信之介又被再度誘哄喝下聞起來氣味奇妙的東西,可是不難喝,正也覺得渴,很順從地全部喝下。

  睡吧。

  那一聲,讓赤羽信之介很快地就沉入夢鄉,就偎在神蠱溫皇的懷中,一路到天明。

 

 

【完】

梅莫黎恩


评论
热度(13)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