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雙軍喵】甘心為貓奴的一瞬間

※一方貓化,一方為人,所以也是二合一篇文

※家喵會不會如此調戲各位主人,這個我不保證……

※如果覺得有點色情,那大概只是錯覺(啥米)

 

 

之一、拍你、舔你、親吻你

 

  神蠱溫皇斜倚在躺椅上,單手拿著書冊,懷中窩著赤羽喵,牠正用尾巴拍打神蠱溫皇的手臂,那雙睜圓的金綠雙眼直視專注於書冊的神蠱溫皇──的唇上。

  對於懷中貓的視線,神蠱溫皇絲毫不在意,除卻手中的書冊,腦中還分神去整理最近得到的資料情報,梳理所有事件的來龍去脈。

  赤羽喵見神蠱溫皇毫無動靜,眨了眼,晃了晃頭,赤羽喵伸出軟熱的肉掌,稍微帶力地拍上神蠱溫皇的臉頰。

  臉上感覺有軟熱的東西撲來,藏在肉掌裡的尖爪撓得臉有些癢,但神蠱溫皇卻也只稍微轉頭,避開了赤羽喵的第一次攻擊,繼續看書。

  赤羽喵微瞇眼,對方反應如此敷衍,牠只好再度進行熱呼呼的肉掌攻擊,一樣還是拍在神蠱溫皇的臉上,仍舊被神蠱溫皇無視地避開。

 

  「喵!」赤羽喵發出了不滿的聲音,又再拍了一次,可還是被忽視。

 

  赤羽喵抖動耳朵,圓潤的金綠色雙眸瞳孔縮起,牠站起身,前掌踩上神蠱溫皇的胸口,伸出粗礪的舌頭輕舔神蠱溫皇的下巴,就像對著喜愛之物般,烙下點點親吻。

  被濕熱刺疼的貓舔給喚回部分神智,神蠱溫皇終於垂眼睨著在他懷中全然不安分的貓。

 

  「剛剛玩不夠嗎?」神蠱溫皇輕笑,抬起一手,揉弄赤羽喵的頭與耳朵連接處。

 

  赤羽喵顯然對於這個反應不滿足,再度一掌貼上神蠱溫皇的臉,整隻貓站了起來,尾巴正興奮地甩擺。

 

  正當神蠱溫皇還在思考這隻貓到底不滿足於什麼的當下,赤羽喵一個俯身,舔上了神蠱溫皇的唇──對於赤羽喵來說是個看起來軟嫩好食的部位,滋味果然如同想像中的讓赤羽喵滿意,隱隱約約有想壓倒對方的意圖,縱使對方是人,而牠只是隻個頭不大的貓。

  唇上那股粗礪的溼熱感,讓神蠱溫皇有那麼一瞬間覺得──不知所措,但卻也任由赤羽喵做了。

 

  但神蠱溫皇不知道的是,那樣姿勢,就像是在接吻一樣──甜蜜又深情。

之二、看你、纏你、勾引你

 

  溫皇喵身體動也不動地伏案在桌,尾巴垂掛在桌沿邊,晃啊晃。牠慵懶地看著還忙於處裡事務的赤羽信之介,朱紅毛筆在紙張上畫來畫去,那是牠看不懂也不曾想懂過的東西,只知道那個對於赤羽信之介來說,很重要。

  所以,牠只是用牠小巧可愛的透藍色貓眼,凝視著豢養牠的人。

  不過,偶爾,也沒那麼偶爾,牠會跳下桌,用牠的身體,甚至是尾巴,在赤羽信之介的背後,撒嬌磨蹭,用牠柔軟有韌性的軀體,緊緊地挨磨著赤羽信之介,再用尾巴勾起最後一筆,反覆無盡。

  赤羽信之介也只是看了牠一眼,原本肅殺的表情柔和起來,嘴角末端上揚了些,但還是繼續手上的工作。

  溫皇喵仍舊在赤羽信之介身旁打轉,發出咪咪聲,即便是對方不怎麼理會,牠依然自我地撒嬌,用身體努力地在赤羽信之介身上留下氣味。

  直到夜深,工作告一段落,溫皇喵跟著赤羽信之介回到寢房,溫皇喵安分地趴伏在鋪好的床褥旁,待赤羽信之介換上了全白單衣,掀開了被子,斜躺而臥,他單手撐著頭,另一手拍拍純白的被褥,對著伏在一旁的溫皇喵說:「來。」

  溫皇喵抖動耳朵,優雅地起身,優雅地翹起尾巴,踏上了赤羽信之介的床。

  赤羽信之介先是抬手,撓起溫皇喵的下巴,讓牠舒服地瞇起眼,溫皇喵的下巴跟著赤羽信之介的手移動,直到溫皇喵兩隻前掌抱住了赤羽信之介的手,躺了下來,露出了最無防備的肚皮。

  赤羽信之介順著溫皇喵的身體,力道適當地抓揉,溫皇喵沒忍住地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本能地用身體蹭著赤羽信之介的手,尾巴纏上了他的手臂,而當赤羽信之介的手要離開的當下,溫皇喵還非常不滿地雙掌肉球出擊,抱住赤羽信之介的手,不讓離開。

  赤羽信之介看著絲毫不想放手的溫皇喵,輕笑,今天頂多就是讓這隻貓抱著睡一晚罷了,他輕輕地彈了溫皇喵的鼻子,「就讓你抱著睡吧。」

  原本雙眼瞇呈現的溫皇喵睜眼,那眼神好似在笑,好似勾引。

 

  於是,赤羽信之介又忍不住再揉弄牠一番,呼嚕呼嚕的聲音在夜深人靜時分格外清晰。

 

 

20140825

梅莫黎恩


评论
热度(5)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