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雙軍】原來就是你!

※二十年前時空交錯梗

※參考黑白龍郎15、16中的一段武戲,但時序不與劇相同,登場人物也有所改動,請當平行世界看,謝謝你XD

※本文推測年齡,神蠱溫皇四十歲,赤羽信之介三十五歲。

※七夕情人節快樂!

※極有擴寫的可能。(艸)

  

  赤羽信之介帶兵踏上神蠱峰,只見神蠱溫皇一人悠然在前焚香操琴,看似未有攔阻之意,但氣氛卻凝重地不比初次見面來的平和。

  眼神對上,赤羽信之介便殺招相逼,只見神蠱溫皇氣定神閒地推琴擋下一波,赤羽信之介隨後再上一招,借力使力把琴推回去順送氣力,彼此一來一往試探,探著對方路數、探對方的思路。

  赤羽信之介首發挑釁:「有這麼羞於見人嗎?」

  神蠱溫皇不忙不慌:「軍師大人為何苦苦相逼,我只想平凡生活啊……」

  那把白琴成了試探武力的媒介,被兩方推來丟去,但赤羽信之介心知肚明,對方根本無心於勝負,他迴避的手段令人生厭。

 

  「赤羽,你真要與我劃清界線嗎?」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

 

  誠意?神蠱溫皇自認誠意從不輸人,既然對方這麼說,那就只能這麼做了。

  在兩句的談判後,神蠱溫皇再度發招,巧妙地引開赤羽信之介身後的西劍流部屬,再將赤羽信之介逼往另一方──先前與燕駝龍商討好的困術陣圈。

  赤羽信之介在擋下神蠱溫皇招式不幸失足踩進燕駝龍所設下的咒術陣法,背後突然響起燕駝龍念術法的聲音,他不知怎地想起了遠久的記憶,就是那段微妙的瞬間,一切就都通了……

 

  一陣五顏六色的文字光芒包覆住赤羽信之介後,一瞬間煙消雲散……

  

  ?!

 

  「奇怪?怎麼會這樣?」燕駝龍躲在暗處傻了眼,他明明佈下的是困術,怎麼會變出其他東西!?

  神蠱溫皇貌似驚訝,難不成陣法有錯?走近一看,陣圈中還是紅色人影,但又有點不同。

  「……嘖、又失敗了……欸?!這又是哪?」是東瀛的語言,口音也似曾相識,但又有微妙的不同。

  紅色人影站起,個頭不高,濃眉大眼,五官還算稚嫩,大約弱冠,像極了方才消失的西劍流軍師,只是沒那麼凌厲,還保有青春未臻成熟的感覺……

  「赤羽?」雖然沒學過東瀛話但也聽過幾句,神蠱溫皇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那紅色人影撐大雙眸瞪著他,「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敢情這是返老還童?……可也不對,這是整個都回溯過去?!

 

  燕駝龍突地拍額,他發現他的陣法擺錯了一樣東西,這已經不是當初原本的困陣了,但他也不清楚這是什麼東西。

  神蠱溫皇內心千轉百回,還是脫口:「你聽得懂嗎?」

  足足小了二十足歲的赤羽信之介,顯然不能理解眼前這個身穿藍衣、面容溫潤的人為何知道他是誰而他卻不知道對方何許人,再者,那人用的語言他聽不懂。

  「你說什麼?還有,你到底是誰!」

  血氣方剛,少年赤羽信之介已經有些按耐不住,方才還在練習道場被甩得團團轉,現在又來到莫名奇妙的地方,煩躁焦慮加上困惑,他整個人都不好了,左手開始凝聚氣團,只要神蠱溫皇再不做些他能明白的表態,他就要發招攻擊了。

 

  ……無法溝通。這是神蠱溫皇第一個結論。

  這個年紀的赤羽信之介還沒學多少中原話,他自己也沒學過東瀛話,談什麼和啊。

  「這嘛……」當語言不通,就要開始比手畫腳,「我是……」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少年赤羽信之介連等的耐性都沒有,一掌直接招呼過來,年紀雖小,但力道還挺有模有樣,他接下火候還不夠的一掌,想打太極般地呼悠過去,卻沒想到少年赤羽信之介趁隙給了他一記頭槌,還聽得見肉與肉碰撞的悶聲。

  

  「唔!」

 

  ……好硬……,神蠱溫皇忍不住拿起扇子捂臉,除了養女鳳蝶,他還是頭一次被外人頭槌。

  少年赤羽信之介同樣的也捂著額頭,內心哀個半死但不後悔方才魯莽的舉動,隨即站好,散發出不可一世的狠戾。

  神蠱溫皇雖以扇子掩臉,卻透過羽扇縫隙凝視著對方一舉一動,原來弱冠的赤羽信之介,已經這麼有樣子。

  神蠱溫皇還在感嘆,少年赤羽信之介的周身卻開始泛起紅光,漸漸被包覆住,一如方才消失的西劍流軍師。

  神蠱溫皇知道,時間應該是到了,他不疾不徐,也不管他是否聽得懂,揚聲道:

 

  「我是神蠱溫皇,我等你二十年。」

  他看著逐漸消失的人影再度撐大雙眼,他歡快地笑了。

 

  直到下一瞬間,他抬手接上歸來者劃破空間劈過來的鳳凰刀:「讓你久等了……」

 

  「哼哼哼哼、二十年……原來就是你!」

  先不論到底是為何,當年莫名其妙的記憶,原來就是這人搞的鬼。

  糾纏他二十年的約定,如今終於能付諸實行。

  他們的故事,現在才要開始。

 

 

 

20140802

梅莫黎恩


评论
热度(9)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