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雙軍】夢迴

※請搭配《隨風而去》或者是《夢迴》


  --宮本總司,你讓我這一劍,寂寞一生啊......

 

  神蠱溫皇與宮本總司的徒弟們以復仇的名義決鬥,以劍十二突破極限,卻因經脈全斷而成了廢人。

  是幸還是不幸?而他再也無法回答。

  

  沒有人知道神蠱溫皇是否還有知覺,只知他已全身癱瘓。連鳳蝶也這麼認為。

  對於光影沒有任何反應,唯一能看得出他還活著的跡象,是起伏的胸膛。

 

  但,他還是有知覺,只是無從反應。

  半死不活,嚴格說來也算是個死人。

 

  自他有意識起,他已然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他嘗試與這世界接軌,而旁人總不懂他的思維。他總認為太過愚昧的東西,旁人不是耽溺其中就是無法走出,他思考為何能如此,那是年幼的他無法理解的東西。在不停試探別人與自己的情感中,他似乎慢慢知道,旁人追求的,是在層層利益下,還能夠純粹的東西。

  為何要這樣試探?明明是這麼愚蠢的事情,明明知道在這些層層試探下,所有的信任都會分崩離析,他還是這麼做了。

 

  只因為,他寂寞啊。

 

***

 

  鳳蝶總會定時推著輪椅帶他出去曬太陽,生理起居什麼的,無微不至。

  剛開始,神蠱溫皇還能在腦子裡面想著一些他曾經想好的計策,或者開始推演往後的大局走向,雖留有後路,但是也無法確定那個後路什麼時候能走。

  可是逐漸在睜眼與閉眼都無法自主時,他開始分辨不出現實與夢境。

 

  他清醒的時候,總錯覺看見回憶中的人事物;他在夢中所見的,卻是他渴望的現實。

  他的過去,他的友誼,他帶回來與狼主一起養大的養女,還有那些似是而非他卻從不解釋的事情,還有好不容易遇到的勁敵--赤羽信之介。

  他在夢裡追逐回憶,他開始不願清醒。

 

  --因為在夢裡,我才能見到你。

 

  『那不如隨我回東瀛,我會帶你周覽異國風土。』如果那日他真跟去,今日又會是怎樣的風景?誰也無法預料。

  他在夢裡反覆地與他記憶中的軍師對奕,交手,惺惺相惜。

  他們可以是朋友,焚香彈琴,對奕品茗;也可以是練武對手,武力與臨場反應足以彼此抗衡。

  赤羽信之介在他夢裡的樣子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他知道那宛如火焰的意象,看起來兇猛傷人卻溫暖如昔,而且他再也夢不了別人,他只想見他夢中的赤羽信之介。

 

  直到現實的赤羽信之介,再度前來還珠樓叩門。

  不能動彈的他,無法辨認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赤羽信之介還是赤羽信之介,可是他呢?

 

  他死了。

  他終究還是一個人。

  

 

  --你能不能把我送回過去,只因我在夢裡想你千轉百回。



20140721

梅莫黎恩

评论(2)
热度(7)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