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赤溫】無法脫身

※我覺得應該是熱到不知道應該要怎麼靜下心才好(啥米)

※說是雙軍,應該要一邊一次,可是我大概覺得需要平衡檯面,所以今天還是逆了(被涅槃)

※我相信溫皇對於誰上誰下應該不是很執著(你聽誰說)

※請相信我真的愛你(啥米)

 

  今夜的別苑還是聽得見這樣的聲音。

 

  「啊......嗚.....」屬於男人的、低啞混雜喘息的呻吟。

 

  藉著走廊上灑落進房內的月光,赤羽信之介看清在自己身下的人如何凌亂的模樣:散亂在白色被褥上的黑髮,一段時間未曾曬過太陽而顯得蒼白的皮膚,因難以自持而偏頭的溫潤面容泛著紅潮.....

  而他正拉開身下人的雙腿,全力進攻。

 

  「啊!」

 

  赤羽信之介雙手撐在那人側邊,以下壓的姿勢將自己的性器深埋在對方體內,感受對方因為自己侵入而開始緊縮的柔軟內壁,只抵著一點,緩慢地扭動自己的腰部,讓整根性器在對方穴內攪動。

 

  「唔......你......」神蠱溫皇無法招架,因為他無法推開赤羽信之介,甚至抵抗。

 

  「你還想說什麼嗎?...哼哼哼哼...」哼笑的震動藉著連接的地方傳給神蠱溫皇,那種細細麻癢的感覺又是一種煎熬。

 

  「嗚...赤羽...」他想說些話,但是又被赤羽信之介的動作弄得說不出話,開口閉口都只是對方的名字。

 

  但,這也是赤羽信之介想要的。

 

  別想其他,只能想我,喊我的名字。

 

  當然,只限於此時。



20140628

梅莫黎恩


评论
热度(32)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