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金光/溫赤】鳳釀桂玉脂——(試閱)


*感恩瑞恩讚嘆瑞恩,你們看看超可愛


秋葉焚燒的香味縈繞在鼻息之間,他依約在中秋時分來訪。
還非常妥貼的,凌晨時分叫醒他,然後一起窩回他的床。
實在不知道怎麼說,這種彆扭的心情,也許就只有自己彆扭,對方連寫情書示愛都露骨地讓人臉紅。
其實他也不懂怎麼會被看上的,如果撇開報恩的話。
現在,那個喜歡他的朱雀,正在桌前吃著遲來的粽子,一邊評語跟東瀛的粽子有何不同,東瀛的粽子是長錐形,而且是甜的,是小孩子的節日才會有的料理。
「你想吃甜的?」不是沒有,那比較像點心。
「原來也有甜的?下次試試。覺得吃多了,肚子有點撐。」赤羽舔了沾在嘴角的米粒,輕輕地打了嗝。
「等等泡梅子薑茶給你消脹氣。」一下吃了四顆大的粽子,不脹氣才怪。
「因為好吃啊。」赤羽以扇掩嘴,像是讀心般的回話讓溫皇差點甩了手上的茶壺。
是真的好吃才一時不察吞了四顆,著實太撐,赤羽忍不住在內心砸嘴。
「……聽起來好像是我的錯,實在對不住啊,晚膳就素菜三把,赤羽先生至少可以休息休息。」太好吃怪我嗎?溫皇在茶壺裡放了薑和夏天醃的醋梅,倒入已經泡好的茶。
「你素菜三把,小鳳蝶不會踢死你嗎?」赤羽心想這分量我可以撐到明天早晨都沒問題,小鳳蝶可就不是如此好說話了。
「有桂蜜釀豆花就可以解決這個小鬼了。」
「那是什麼?」
「最近採了很多桂花啊……」溫皇講起前幾天跟小鳳蝶上山採花,所以才會滿屋子花香,到現在還有甜甜的餘味。
八月桂花盛開,他們集滿了碎落的花朵,屋內香氣濃郁得就像種滿了桂花,也吸引了許多昆蟲前來,溫皇還特此作了專門的捕蟲甕,撲滿甜美桂花下的甕是再也無法逃離的黏稠地獄,溫皇也因此得到豐厚的肥料。
桂花不僅可以釀蜜釀酒,還可以泡茶入菜入藥,非常實用。
「至於豆花,跟豆腐算親戚吧,白嫩嫩的,單吃無味。」溫皇進廚房挖了一小塊盛裝在青釉的碟子裡,端給赤羽嘗鮮。
赤羽拿起調羹輕輕地壓,白色的豆花便碎裂開來,舀起一小塊餵進嘴裡,淡淡豆香在嘴中化開,嫩潤無味。
「這配你說的桂花蜜好吃?」赤羽挑眉,接過溫皇已經放稍涼的梅薑茶,微酸微辣又很順的滑入肚子,剛剛還撐著的感覺已經舒緩了一些,赤羽又掩嘴輕輕打了嗝。
「以小鳳蝶掛在心尖上的保證,晚膳就知道了。」

◆◆◆

於是,小鳳蝶看到素菜滿桌沒有肉正要發難的時候,溫皇一臉壞笑說:「點心是妳唸很久的豆花。」
小鳳蝶馬上乖乖夾素菜吃得很愉快。
赤羽忍不住表示:「妳就不怕溫皇誑妳?」看他捉弄小鳳蝶的樣子,說不定會端什麼更黑暗的東西。
小鳳蝶很乖巧的把嘴中的東西吞下去後才說:「主人一直都是以誠待人啊,話都拐彎說而已。」
聞言,溫皇差點把自己給噎了。
「……好好吃妳的飯,小心我在豆花裡面下蔥。」被戳到痛處的溫皇給予小鳳蝶幼稚的反擊。
「臭主人下什麼蔥!甜湯裡面下什麼蔥啊!邪魔歪道!」然而真的害怕溫皇在豆花裡面下蔥的小鳳蝶只能逞口舌之快,憤恨咬牙地閉嘴吃飯。
圍觀此養父女吵架的赤羽,內心感嘆謂吃的節操可以不用撿,也就安靜地把晚膳嗑了七七八八。
在溫皇端上湯碗之前,小鳳蝶忐忑地坐立難安,細碎念著拜託不要下蔥啊會毀了整碗豆花的模樣讓赤羽忍俊不住。
「赤羽先生不要笑!甜湯裡面加蔥真的很可怕啊!」小鳳蝶泫然欲泣地抓著赤羽的衣袍,如此悲憤,如此痛苦。赤羽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真的笑出聲,還是好好地安撫了小鳳蝶,溫皇絕對不會在豆花裡加蔥。
溫皇當然沒有在豆花裡加蔥,端出來的碗裡有琥珀色清透的湯泛著甜美桂花香氣,裡面有嫩白色豆花和幾顆夏天釀的青梅,綴著朵朵細碎淺黃的桂花。
看到是正常而且是記憶中的桂花梅釀豆花,小鳳蝶大大鬆了一口氣,喜孜孜地拿起湯勺滿臉珍惜地啜喝。
「如果你真的加蔥她會怎麼樣?」赤羽小聲在溫皇耳邊嘀咕。
「如果加了,我就要求助赤羽先生了。」溫皇低笑,美食的怨念不可低估啊。
「但你真有想加嗎?」赤羽挑眉,他是不知道蔥跟豆花能不能在同一個碗裡,但是溫皇敢說,應該也試過。
白瓷碗外側浮著細細水珠,赤羽舀起湯勺,挖了嫩白的豆花喝了一口,不同於午間純粹豆香的單調,酸甜的味道混合嘴中馥郁的氣味,豆花的無味協調了兩者,而且冰涼的滋味更好。
「很好吃。」而且又是赤羽喜歡的甘甜,「小鳳蝶能吃半鍋,我能理解。」
「桂花很多,可以讓你們吃到怕。」溫皇低笑。
「現在多了赤羽先生啊!赤羽先生也覺得很好吃,他也可以吃很多,主人可以煮多一點嘛!」
「少拉赤羽當戰友,一直吃這麼甜,妳想當小豬嗎?」溫皇捏了一下小鳳蝶的鼻子,小孩嗜甜,但不代表可以一直吃甜。
小鳳蝶像突然想起什麼,轉頭問赤羽:「赤羽先生,您身上的味道跟主人的味道差好多喔。」
「喔?妳比較喜歡哪個味道?」赤羽從袖口拿出摺扇打開,輕輕搖扇。
小鳳蝶歪頭認真思考,然後人探到去赤羽身上嗅嗅,又跑回溫皇旁邊嗅嗅,鼻子抖了一下,才說:「分不出喜歡還是不喜歡,但是都算好聞。」
「跟妳主人的藥香差很多吧。」秋葉焚燒的味道,不是多少人喜歡。
「對啊,不過主人有些藥香很好睡呢,會做好夢喔。」
「什麼好夢?以前妳還會把我踢醒,真的是好夢嗎?」溫皇哼了聲,回想剛撿回來養的時候,夜夜無好眠。
「我哪有!」小鳳蝶挺胸表示自己晚上都睡很好。
「這你有所不知,這小鬼剛撿回來瘦得跟皮包骨一樣,身上也是一堆病,每天被我灌藥滋補,才養成現在這樣……」溫皇泡了一壺淡茶,開始講起小鳳蝶的往事,「剛開始她是睡得不好,我試了幾種香,才讓她半夜不會哭著醒過來。」
「還好妳主人沒放棄,現在妳還能喝豆花。」
小鳳蝶點點頭,主人的手藝真是了得。
「養得七七八八,晚上終於不哭的時候,就開始在夢裡飛仙了。」
「什麼飛仙?當俠女在山裡飛來飛去?」赤羽挑眉,小鳳蝶偷偷摀起耳朵裝作沒聽見。
「這得問她了,夢裡拳打腳踢,現實裡也拳打腳踢,睡覺都能轉半圈。」溫皇捏著眉間沉痛,「我胸口曾經被踢到瘀血,這日子沒法過啦。」
赤羽恰好端起甜湯喝,差點嗆到噴出來,小鳳蝶已經完全不想面對溫皇投過來的視線。
太厲害了,被踢到瘀血,赤羽真不知道該同情溫皇還是笑話小鳳蝶。
「主人,我覺得你不該跟我計較……你可以不要這麼幼稚嗎……」小鳳蝶見溫皇不動手,準備自己盛湯。
「赤羽先生你看看,真的是白養了啊……」拿起旁邊的羽扇遮臉,貌似可憐。
「至少小鳳蝶乖巧不惹事,這樣不是很好?」赤羽決定出手幫一下。
「就是嘛!我也有幫赤羽先生一起追主人啊!」這一聽,換溫皇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為什麼是幫赤羽追我?」幫著外人怎麼著!
「喔……」小鳳蝶一臉糟。
「怎麼?不可以?」赤羽瞇起鳳目,透出一絲危險。
「……這不是重點吧?重點是她怎麼幫你不幫我……」溫皇邊說邊覺得這話聽起來不大對勁,默默地拿起羽扇遮臉。
赤羽嘴角勾起,「我聽小鳳蝶說,你也收過許多情書。」
「……」好像不管說什麼都很危險,怎麼有股酸味,怎麼好像是話本的經典場面,不妙啊不妙。
「不說,就是承認了?」
「如果那些似是而非的詩句跟詞曲也算是情書的話,那算吧……不過就是筆友間的風花雪月,也沒真的見過面。」就是寫來好玩的,真心的根本一個也沒有吧……溫皇突然不是那麼的肯定,當年就是交些筆友什麼的,而且字跡又歪斜飄逸,誰會上心呢,只是這話題現在很不妙。
「依你的字跡,還真有啊。」赤羽頗意外。
「咳嗯,我很認真寫。」

【後續收錄本子,有緣再見】

评论(2)
热度(16)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