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金光溫赤】思念滑過舌尖——(一飯千金後續)

◆萬聖節發這篇好像不太應景,誰叫我錯過了中秋節(欸)

◆這個時間點我想大家應該都很了解我又要做什麼了(滾)

◆這次會做成小料,有車,大家可以開心一下,但是期待就算了,我好久沒有開(打滾)

◆然後,我要放赤羽大人用情話燒死你們!(哪裡不對)

 


此心非夏日野地

然而——

愛的枝葉長得何其茂密。

 

此心想念你

碎成千片——

我一片也不丟。(註一)

 

◈◈◈

 

從赤羽回東瀛的那天算起,夏至翻過大暑,春天的襖被都換成了布衾,驅蟲香籠安了好幾個在住屋角落,日落西斜,溫皇以蒲扇遮臉倚在躺椅上,打盹中。

屋內安靜,就他一人。

小鳳蝶這幾天被千雪好友接去鎮上小住幾天,這陣子正舉辦鎮上最著名的花彩集市,為期十天,除了聚集各地的稀珍品買賣,也包含來自國外的舶來品,以及許多趣味表演。

以往都是溫皇帶著小鳳蝶一起去花彩,住在千雪的居所,順便跟幾位好友聚聚,然而今年千雪登門送藥順便問今年花彩有什麼打算時,溫皇只說讓小鳳蝶一人下山,嚇得千雪以為溫皇是否有恙,要不要多送點藥。

溫皇哼聲,說著有事要忙。千雪見溫皇並沒有要解釋的打算,轉頭看喝甜湯喝得不亦樂乎的小鳳蝶,也只說主人說這次不想去,自己跟著義父去轉轉也沒問題。千雪摸摸鼻子,在小鳳蝶喝完甜湯後跟進去收拾,便帶著小鳳蝶下山了。

一陣敲門聲把溫皇從午睡中敲醒,移開蒲扇眨眨小眼睛,緩慢拖著身去開門,接過千雪家送信差給的一封信後順手打賞一罐梅子酒,目送信差迅速不留痕跡地離開,才緩慢踱著步子回屋內。

那封信有些潮濕,溫皇捏著信封,端詳上面的堅毅筆跡勾勒自己的姓名,這種時節會寄信給他的人,屈指可數。

溫皇巧勁撕開信封,抽出信紙和一包物品,信紙上泛著淡淡香氣,不屬於這個季節的氣味,溫皇覺得這味道還不錯。

一展信,那堅毅筆跡再度躍入眼前,描摹露骨思念,落款飛揚得沒入紙邊緣,以及最末附註看見食盒就餓肚子的調侃。

這半輩子收過的信件裡面,就這搭船回家的鳳凰最為直白,溫皇忍不住捏捏眉間,慶幸小鳳蝶不再,慶幸自己真知灼見,慶幸自己還有期待的慾望。

他覺得自己臉跟耳朵紅得發燙啊,東瀛的人都這麼直接示愛嗎?都不知道該說消受不起還是恣意狂喜。

那一包小物拆開後是黑色的團塊,還有一張紙,上頭也是同樣的筆跡,書寫如何使用,團塊聞起來的味道和紙上的一模一樣,只是濃重許多。

從冬天跨過來的清冷,清淡而無法忽視。

既然鳳凰的思念足夠誠意,那麼自己的回應也必須十足全力。

溫皇撓著額際垂下來的青絲,開始愉悅地煩惱起來。

他臨時起意,還是決定去一趟花彩集市。

 

◈◈◈

 

孤燈不明思欲絕

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在時花滿堂

美人去後花餘牀

香亦竟不滅

人亦竟不來(註二)

 

◈◈◈

 

赤羽一襲暗金紅衣,居家辦公翻帳簿,桌上放著溫皇給他的食盒,裝的是自宅廚子的柏餅。修長的手指捏起深綠柏葉裹著的透光糯米糰,彈牙的外皮包裹甜膩的紅豆沙,搭著淡茶,自有餘韻。

此去中原一多半月,然而明明已經回鄉一個多月,彷若昨日才從中原離開。嘴裡嚼著熟悉的甜品,分神看著食盒,想得卻是溫皇的破酥包。

濕熱的甜美香氣在嘴中蔓延的味道,是故鄉少有的特色。

手藝極佳,人也有趣,如果不是意外出事而相遇,赤羽想著,也許這輩子就跟他無緣了。

果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再翻過幾頁帳,家僕捧著信進來書房,上頭的字跡讓赤羽不由得笑出聲,字如其人,飄逸歪斜。

信有些沉,撕開信封抖落一張信紙、一塊玉牌和香囊。玉牌雕工精明,鳳凰羽翼豐沛,棲在梧桐樹上栩栩如生,樹下還窩了一隻蛙,十足趣味。

香囊紅布繡金邊,雖是素面,布料卻是上等,握在手中柔軟順手,搓揉後散出一點藥草香,是溫皇常用的安神香。

展信一閱,尚可辨識的文字,赤羽哼笑,燒得一手好菜,寫起字來扭曲歪斜,勉強稱飄逸,內容倒是博取不少注意,不知是誰說船期漫長,居然嫌起人一直都不拜訪,真是冤枉大了。

赤羽手指撫過紙張上的字跡,慶幸自己並不孤單,心愛的人同樣承受相思之苦,沒有什麼能比這更愉悅的事情。寄去的情意也被慎重回應,可惜相距遙遠。

赤羽看著手邊的簡冊,這陣子的趕工也是為了準備之後出遠門的事。撩起袖子磨墨,再書一封信。

這次信到了,人也會到了。

 

◈◈◈

 

渴望見到他,渴望被他見到——

他若是每日早晨我面對的鏡子就好了。

 

這世上並沒有一種顏色叫「戀」,

然而心卻為其深深所染。(註三)

 

◈◈◈

 

八月桂花飄香,溫皇拎著小鳳蝶連著幾日上山採桂花,除了要釀酒外,小鳳蝶指名要吃桂花梅子釀豆腐。

『妳要吃豆腐?不吃豆花?』溫皇看著小鳳蝶睜著一雙大眼、雙手捉著自己的衣襬,心裡還在計較要不要捉弄她。

『豆花也可以!』小鳳蝶不管豆腐還是豆花,兩者都有那更好。

『那妳得跟我去採花。』以往只有溫皇自己去,小鳳蝶還沒跟過。

『好好好!』

於是溫皇揹著竹簍,小鳳蝶拉著拖板,兩人搖搖晃晃上山去,連著好幾天摘,足夠釀酒、煮菜、泡茶,還可以給千雪義父批售。

兩人每天採到中午下山,揀去莖、挑去凋萎的花,稍微鹽水清洗桂花,鋪在屋內陰乾,分別裝罐釀酒和蜜,一批一批處理。

溫皇除了釀蜜外,還直接煮了一大鍋桂花釀,灶起爐火滾水,把冰糖和桂花丟下去煮成稠膏狀,放涼後隨時可以用。

這陣子屋內裡裡外外都飄著桂花香,香到小鳳蝶說鼻子快壞掉。

「壞掉最好,就不會那麼貪吃了。」溫皇才剛把豆漿煮沸,坐在灶旁看著豆漿面上的氣泡啵啵跳。

「為什麼要詛咒我鼻子壞掉!」小鳳蝶鼓起嘴巴。

「妳不是說快壞掉了嗎?」

「又還沒壞!主人你這討厭鬼!」

「討厭我就沒有豆花了喔。」溫皇輕笑,攪動鍋內的豆漿。

「哼!」小鳳蝶鼻子噴氣地踱步走出廚房,為了她有豆花吃,決定暫時不要跟主人一般見識。

看著遠去的背影,溫皇也只是笑笑,繼續看著爐火顧豆漿,分了一點神想著晚餐配菜,還有一點給那個人。

要回去一個人的日子,還真有點難哪。

沒多久,小鳳蝶又回頭來找溫皇,拿著一封有點沉的信,上面是熟悉的字跡,小鳳蝶說信上有著跟上次主人焚燒黑塊一樣的香味。

這次的信封有些大,一拆,裡面有把很輕巧的摺扇,不似中原一般摺扇,拿在手上顯得有點小,使用起來很順手,扇面是精緻的雙鳥圖,紅與藍的配色。

小鳳蝶哇了一聲,「好漂亮喔!」

溫皇把扇遞給小鳳蝶玩,自己則細細品味信中文字,還是那露骨直接的告白,連表露心意的禮物都如此直接。

溫皇過了半輩子才了解原來自己還是會害羞。

望著滿地的甕,托小鳳蝶的福,親手做的蜜也是很有誠意,赤羽本身也嗜甜。

只是溫皇沒想到,前一天才收到信,人後一天就一腳踏進家門口了。

 

◈◈◈

 

咚、咚、咚。

不緊不慢的敲門聲。

咚、咚、咚。

第二回,同樣的節奏。

咚、咚、咚。

屋裡面的人終於有了點動靜。

外頭的月亮早已睡下,現在是寅時,遠方的天空才逐漸灰白。

一襲深紅的人站在門口,凌晨的濕冷並不影響他的等待。

門終於開了。

迎接的人皺眉瞇眼,臉色不大好,看清來者,突然變得無奈。

「你就不能天亮再來嗎?」我以為我在夢遊,但是現在太涼頗讓人清醒。

「是誰說香不滅、人不來,嫌我動作慢?」哼哼,我可是一下船就直接來了。

「咳嗯。」側過身,讓人進門後,再度把門關起。

「小鳳蝶呢?」

「別指望那個小兔崽子起來給你開門,就算是雷也打不醒。」剛剛起來開門前還看了一下,居然在床上睡到轉了半圈。

「真好眠。」一邊解下斗篷,放到堂前椅子上。

「可我還想回去睡。」溫皇掩嘴打著哈欠,原本還能再睡一時半刻,現在回去肯定過頭。

「睡啊。」

「可你來了,就不能放你醒著。」

「可是睡下去,小鳳蝶就會餓肚子了。」

「她餓到受不了的時間,還夠我們睡一刻。」

「你真忍心。」

「到時侯就要拜託赤羽先生幫我求情了。」溫皇牽起赤羽微涼的手,準備回房。

「為什麼我得幫你求情?。」

「畢竟我不可能真讓你在外頭等到天亮啊。」

「哼哼哼哼……」

「粽葉還有,可以讓你包著玩。」

「……溫皇,那不重要。」

在他們雙雙躺床之前,赤羽好不容易吻上了溫皇的唇,一樣柔軟,一樣甜美。

 

 

【完】

 

註一:摘自和泉式部,和歌二十一首

註二:摘自李白,長相思

註三:摘自和泉式部,和歌二十一首

 

 


评论(3)
热度(21)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