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金光溫赤】一飯千金(試閱二)

「這麼想吃三杯雞?」男子繞到拔草洩憤的小鳳蝶身後,「妳應該拔右邊菜園的。」 

「你又沒說要煮。」小鳳蝶哼聲,還是很自動的移動到菜園拔草。 

「那隻看起來怎麼都不好吃吧?」男子也跟在小鳳蝶後面,從袖子裡撈出羽扇,呵呵笑看小鳳蝶忙碌。 

「之前那隻山豬賣相也不好,也沒幾兩肉,你還不是做了豬花凍。」啊,豬花凍,去年底放在窖裡的豬花凍。 

「不說我還忘了,那妳等等拔草完去拿吧。中午吃豬花凍跟圓根涼拌,鳳蝶啊,這樣可以抵消妳吃三杯雞嗎?」男子拿著羽扇拍拍小鳳蝶的頭,呵呵笑說貪吃鬼。 

「不然主人真以為那隻大鳥會跟你昨天說的白鶴一樣,變個什麼姑娘織衣服來找你報恩嗎?」主人最不喜歡做沒利益的事了。 

「報恩什麼的就算了,不遭天譴可能比較重要。妳想想,我們上山撿柴那麼多年,有什麼鳥禽妳不知道嗎?更何況妳也是我揀回來的。」 

「主人,你只有說過什麼好吃什麼不好吃。」 

「唉,為什麼妳都只記得我順便講的東西。」 

「明明是主人講一講就自己煮起菜了。」 

「我沒有真的煮。」 

「你明明就很想。」 

「小鳳蝶,妳還想吃豬花凍嗎?」 

「主人我真的很討厭你。」小鳳蝶一邊噴氣一邊拔草。 

菜園的雜草不一會都死在小鳳蝶吃不到的怨念下,最後拿去前庭曬乾等待最終使命。 

每天都被自己撿來的女娃討厭也不是多值得說嘴的事,男子捧著自己碎得片片的小心肝回屋內,收起羽扇泡壺毛尖,捏著私藏的綠豆糕,一放嘴裡就化開,用點心時光療癒自己。 

當然在小鳳蝶踏進屋內時,他有記得在鳳蝶衝過來咬他之前留一盤給她,男子也馬上溜的不見人影。點心當前,小鳳蝶就不跟他計較,美滋滋地小口用餐。 

男子躲在走廊的門柱旁看了會,兩手後擺塞進衣袖的悄聲離開,去收病鳥的盤子了。 





◆◆◆ 



等大鳥再度醒來已經是夕陽西斜時分,桌旁還有今天疑似中午送來的食物,大鳥盯著看了會,是肉跟菜,煮什麼吃什麼是嗎⋯⋯好像也沒有考慮傷者是禽類一樣,但是還蠻香的。 

大鳥啄了幾口,停頓一下,然後又啄了幾口,最後大嘴一吞——正好男子一腳踏進房間目睹了最後瞬間。 

大鳥瞪著男子,男子盯著大鳥。 

相看無聲了好一陣子,男子才走過去收拾盤子,問了句:「還合胃口嗎?」 

大鳥還是瞪著他,終是叫了聲,就像在說很好吃。在男子耳裡聽起來是這麼說的。然後男子就很愉悅地端著盤子出去了,過了半個時辰,才把晚膳送過來。 

晚膳也是冷的,跟中午一樣的豬花凍,跟著醃菜還有蛋,用麵皮卷成一卷花,總共三卷。只是多了一道很特別的東西,像竹葉卷成一圈那樣,呈現炸過的金黃色,表片一泡一泡的,有股濃郁的奶香味。 

大鳥依然瞪著男子,又看看桌上的菜色。 

「既然你熟肉也吃,那跟我們吃一樣的菜,應該也不是問題吧。」 

不打擾大鳥用餐,男子離開房間,留大鳥面對桌上不知道身為禽類能不能吃的東西。 

但,一如男子所預測,他們能吃的東西,大鳥真的也能吃,還吃得非常津津有味,那個金黃色的東西有股淡淡酸腐味,卻跟奶香很搭。 

啊,牠吃得太快,連點渣都啄掉了,這凡人的東西,真該死的。 

大鳥躺了兩天,雙爪一蹬欲展翅鵬飛,興許原本可能還得休息一天,沒想到現在就能動身。 

待夜深人靜,牠就要離開這個地方。 



◆◆◆ 



「主人,牠飛走了。」一雞三吃也沒了,小鳳蝶扯扯站她右手邊男子的衣擺,男子手上還端著今天的早飯,兩人盯著空無一物的床鋪。 

「⋯⋯嗯。」連根羽毛都沒掉,不得不說,他還真有被拋棄的感覺。 

「那早膳怎麼辦?」 

「給妳吃吧。」小孩正值長大,多吃一點沒什麼關係。 

早膳讓小鳳蝶端出去後,男子看著大鳥躺過的地方,深深嘆了一口氣。 

還是被白吃白喝了。 





《主食》 




苗疆境內有一處神蠱峰,處於一境之界,跨越山頭便出境,雲煙裊繞,除了過客,鮮有人在此逗留,自然也不清楚這處其實也有人居住。 

一名容貌英氣逼人衣著紅黑相間異域風格的男子,金綴高束其紅長髮,走在路上,無論男女皆是多留了幾眼在他身上。他搖著金銀扇走過大街小巷,在幾家客棧問問神蠱峰怎麼去。 

一聽到紅髮男子要去神蠱峰,以為人家要越過山頭,好心地報了別條好走又不麻煩的路。但紅髮男子表示他並不是要出境,他就是要去神蠱峰找人。 

「找人?那裡沒住人啊。」被問路的店小二想著這長得一臉漂亮的男子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去那個沒人又恐怖的地方做什麼。 

「聽說有位很厲害的大夫住在那。」 

「這鎮上也很多很厲害的大夫,先生,您是哪不舒服?我可以報個名字給您。」 

「我這個宿疾,我看過的大夫都束手無策,所以我才想去神蠱峰碰碰運氣。」男子的雙眼翠綠,還帶了點透金,瞧著瞧著好像有那麼一點可憐。 

「唉這⋯⋯」店小二於心不忍,搖頭嘆氣,他報了一家藥材行,說:「那間店主為人不錯就是有點難找,但是沒有他拿不出來的藥材,說不定他知道什麼。」 

紅髮男子留了一點碎銀給店小二,搖著扇子轉身走出店外,朝那家藥材店移動。 

「神蠱峰上,真的有大夫?」旁邊的客人甲忍不住問。 

「我不常上去,那裡怪讓人不舒服的,毒蠍猛獸看著都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客人乙抖抖表示。 

「那裡三不五時就起霧,上次我才上山採山菜差點走不回來⋯⋯」客人丙說起了他的慘痛經歷。 

「我上次還看到有個小孩在山裡跑,都不知道是真還是假,他一溜煙就不見了!」客人丁表示自己活見鬼。 

「⋯⋯那位公子真想上山?」看著遠去的身影,很多人想著可惜了,生得那麼漂亮的人。 

「也許上不了吧。」店小二打發那些只想看戲的客人,繼續幹活去了。倒是有幾個想看戲的人,跟著那個紅髮男子的後面去了。 

過了幾個小弄,一間外觀樸素招牌大字寫著久安居出現在一角,生意普通,紅髮男子毫不猶疑地進門,留一堆路人在外頭看戲。 

藥材店——久安居——的老闆是個不怎麼顧店的男人,常常是早上開店後不見人影,傍晚要關店才現身,對照店名還頗有唏噓感。也是偶爾有整天在店內的時刻,多半是老闆的舊識或者傳聞是老闆的親戚進來泡茶兼打牙祭,只是每每那親戚來訪都讓老闆坐如針氈,而且親戚人長得很漂亮,一看就是出身好人家的公子,讓人搞不懂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店裡的學徒出來招呼,紅髮男子同樣詢問一回神蠱峰大夫,學徒倒是點點頭,只是有點苦惱地回答:「神蠱峰上是有一位大夫,我聽師父說的,醫術很好但人很古怪又很低調,只跟我師父批貨。至於怎麼找到他⋯⋯」 

「不方便?」 

「不,我沒上去過,這得問師父。可是我師父要下午才會出現⋯⋯」學徒很抱歉的表示師父不愛被綁住,所以只在開店跟關店的時候出現,喜愛遠遊批貨。 

「方便我在這等嗎?」紅髮男子笑笑,絲毫不著急。 

學徒見他不氣不惱,也就讓他進到屋內等人,奉上簡單的茶水和點心,自己也去幹活了。 

等到老闆回來,太陽也躲到山後一半了,外面跟蹤的人也少了一大半。

评论
热度(11)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