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歡迎光臨。
金光溫赤/我英轟出勝/底特律警探

【4/29布翁場】金光溫赤新刊《一飯千金》印量調查

去年的我悠哉趕稿。

今年的我拼死趕稿,對啊,我剛寫完一半就要來斷後路了呢(ㄎㄅ)

我一定寫得完的~~~

不敢相信我今年還能出第二本……始料未及啊始料未及,我的人生第三本啊!!

(聽說還有人生第四本)


這是一本埋了許多食物以及黑暗料理的小說(。)

觀賞時請確認好您的用餐時間,如果半夜覺得很餓,作者不接受客訴(欸)



作者:梅莫黎恩

封面繪者:Reann瑞恩

特典G圖:(未定)

分級:R15(應該,腳踏車等級)

規格:A5 / 2萬字左右 / 直排膠裝

金額:100-150元之間

首販:4/29 布江湖 only

寄賣攤位:千邪洞口01/02

印調填寫:點我(這是google表單)
*感謝提醒QQ


試閱:


「主人,你不是大夫嗎?」小女娃兩手撐著膝蓋托腮,說話還有點奶聲奶氣的,瞅著她面前揮汗如雨的男子,旁邊的鍋子還冒著熱氣。

「是啊。」

「那你現在是打算把這隻大鳥宰了,還是要救牠啊?」

「妳看不出來?」男子手腳俐落拔起沾血的羽毛,除了吃食、養蠱以及打打小差當郎中,他還沒有多大好心去路邊救動物。

「我是真看不出來啊。」

這個主人平時要多懶就有多懶,事情如果本身不有趣,他是一眼都不睨過去的。

該說是現在躺在大鍋盆裡的大鳥,看起來不像凡物嗎?

也是,畢竟牠不是每天出去上山撿柴就可以遇到的貨色:牠有修長優美的頸子,身後拖著四條長長的尾羽,展翅約莫可以整個蓋住小女娃,羽毛柔軟澎厚、顏色艷麗,除了身上怵目驚心的傷口外,看得出是稀有珍禽。

「至少牠還沒死透。」男子處理掉牠傷口附近的羽毛,舀水清潔還滲著血的洞。

小女娃還想著,這珍禽吃了好呢還是賣了好呢的同時,她主人就讓她洗被拔下來的羽毛了。

而那艷麗毛色的大鳥,仍然奄奄一息。

「鳳蝶,妳知道白鶴報恩嗎?」男子清洗傷口後,拿著乾淨的布擦乾傷口周圍,捏著藥瓶灑藥。

「那什麼?」

「就是啊……」

於是堂前隨著男子講古的沉穩音調,開始瀰漫藥草香。


◆◆◆


等大鳥再度醒來已經是夕陽西斜時分,桌旁還有今天疑似中午送來的食物,大鳥盯著看了會,是肉跟菜,煮什麼吃什麼是嗎……好像也沒有考慮傷者是禽類一樣,但是還蠻香的。

大鳥啄了幾口,停頓一下,然後又啄了幾口,最後大嘴一吞——正好男子一腳踏進房間目睹了最後瞬間。

大鳥瞪著男子,男子盯著大鳥。

相看無聲了好一陣子,男子才走過去收拾盤子,問了句:「還合胃口嗎?」

大鳥還是瞪著他,終是叫了聲,就像在說很好吃。在男子耳裡聽起來是這麼說的。然後男子就很愉悅地端著盤子出去了,過了半個時辰,才把晚膳送過來。

晚膳也是冷的,跟中午一樣的豬花凍,跟著醃菜還有蛋,用麵皮卷成一卷花,總共三卷。只是多了一道很特別的東西,像竹葉卷成一圈那樣,呈現炸過的金黃色,表片一泡一泡的,有股濃郁的奶香味。

大鳥依然瞪著男子,又看看桌上的菜色。

「既然你熟肉也吃,那跟我們吃一樣的菜,應該也不是問題吧。」

不打擾大鳥用餐,男子離開房間,留大鳥面對桌上不知道身為禽類能不能吃的東西。

但,一如男子所預測,他們能吃的東西,大鳥真的也能吃,還吃得非常津津有味,那個金黃色的東西有股淡淡酸腐味,卻跟奶香很搭。

啊,牠吃得太快,連點渣都啄掉了,這凡人的東西,真該死的。

大鳥躺了兩天,雙爪一蹬欲展翅鵬飛,興許原本可能還得休息一天,沒想到現在就能動身。

待夜深人靜,牠就要離開這個地方。


◆◆◆


距離那隻大鳥飛走已經兩個多月,男子和小鳳蝶的生活也沒多大變動,依然是上山撿柴抓蟲獵山豬,偶爾幫受傷的過路客包紮,也沒有再遇過更大的鳥禽。

小鳳蝶偶爾會想想那隻大鳥的模樣,再想想那個無緣的一雞三吃,不免有些鬱卒,無精打采地幫菜園澆水後,準備去後面地窖拿午膳。

而男子則是在後院的木長凳躺著小憩,臉上蓋著一本書擋光,還是一樣悠閒自得。

那時候,如果他沒有聽見敲門聲,如果小鳳蝶沒有去應門,也許也就不會有後來的事。


◆◆◆


當他睜開眼,視線模糊到清晰,一切都像兩個月前一樣,那名衣著藍色的男子正站在桌旁。

覺得全身酸痛,動一根手指都很痛。

兩個月前,他也是躺在這間房,只是不是這副身體罷了。

傷勢跟上次比起來,理論上也比較輕,這次只是被蜈蚣咬了,上次可是被咬破一個洞。

「醒了就出聲,還是你是啞巴?」聽不出情緒的聲音,伴隨藍衣男子搗著杵砵叩叩的聲音。

「……你就是……神蠱峰大夫?」開門見山,本來想好一堆質問通通都沒用了。

「只是個兼差郎中。」搗好藥後,一樣把藥瓶裡的藥跟砵裡的藥和進另一個碗裡,塗在布上。

「倒不像兼差的。」如果兼差,我現在應該不是躺在這,而使躺在路邊等死了。

藍衣男子沒再說什麼,拿著藥布移動到床邊,把紅髮男子扶靠起來,換下身上的藥布,傷口上有著細細的線頭,沒再出血,藍衣男子把新的藥布往腰上貼,熟練地換上新纏布。

「傷口恢復的不錯,你睡了三天。」然後我在門口看到千雪送來的東西,花了三天研究你的臉、你的人跟你的衣服。

「……謝謝。」藍衣男子有張讓人看著也舒服的臉,咪咪的雙眼和若有似無的微笑,身上都是淡淡的草藥香。

「現在應該還是全身酸痛,你要下床也是明後天的事了。」收拾完東西,藍衣男子準備要離開,卻發現傷患拉著他的衣角。

「我叫赤羽信之介,非常謝謝你沒有把我棄屍荒野。」雖然表情冷淡,語氣透露出感謝。

「……神蠱溫皇,叫我溫皇就好。」赤羽這才鬆手,讓溫皇離開。

如果說這樣的重逢很平淡,不如說這正是赤羽想要的,陌生男子驀然拜訪,不與世事來往的山中主人肯定不賞臉。

……躺了三天倒是始料未及,三天,好餓。連翻身都有問題,還是好餓。

在赤羽內心腹誹好餓的同時,溫皇端了冒著氤氳熱氣的大碗進來,後面跟著小鳳蝶用竹籃拖著三盅瓷器跟碗筷。

濃郁雞湯味飄散出來,小鳳蝶先擺好碗筷,溫皇在白色瓷碗內舀了幾匙油花朵朵的雞湯,再從那三盅瓷器裡面撈出青菜、蛋皮和米線,用長筷捲起一份米線放進剛剛的瓷碗內涮了幾回。

再把菜和蛋皮一起放進瓷碗,溫皇讓小鳳蝶先坐下,讓她數到一百才可以吃,時不時干擾她數數。

「臭主人!你害我算錯了啦!」小鳳蝶糾結的忘記自己數到哪裡,赤羽則是不忍心的回她剛剛數到四十八。

「就讓她算錯有什麼關係。」溫皇倒是不以為意,小鳳蝶沒多久數到一百,為自己拍拍手,聽到溫皇提醒:「很燙喔。」才拿著湯匙慢慢吹著吃。

溫皇自己也慢條斯理的吃起米線,悶熟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赤羽盯著溫皇的背後簡直想把他燒穿兩個洞。

「別急,我先吃完。」似乎是感覺到背後熾熱的視線,溫皇想著如果會著火的話,他挺想試試眼火烤雞翅,這個小鳳蝶一定也會喜歡。

「不好意思,勞煩了。」溫皇似乎聽見用牙齒說話的聲音,又想著這人大概真的是奇才吧。

「主人你快點吃!」剛剛被幫助,小鳳蝶非常道義的催溫皇吃快一點,客人不能餓啊!

「小鳳蝶妳居然吃裡扒外……」溫皇眼神控訴不滿,「人家才幫你一次,妳的飯都我煮的你知道嗎?」

「哼,主人都只會欺負人!都逼我吃我討厭的菜!」

「小孩子不可以偏食,妳想長不高嗎?」

一大一小開始拌起嘴,完全無視自己躺在床上,啊啊啊,好餓啊,這沒良心的。雖然在拌嘴,溫皇倒是吃的很自然又快,中間還順便準備一碗是要給赤羽的,小鳳蝶也不全都是在吵架,她碗裡的東西還是有進肚子。

「啊!你還沒吃完客人都要餓死啦!」

「不要用筷子指人,沒禮貌!而且我只剩一口米線,妳還有一堆菜。」

……上次睡太死了,怎麼不覺得這倆人這麼煩躁。

「臭主人我討厭你!」喊完倒是埋首努力把菜吃掉。

溫皇吃完沒理她,他攪散了一下米線,確定熟了才坐上床邊。

「……?」赤羽有點不明白現在的狀況。

「你不是連手都抬不起來嗎?」溫皇一臉理所當然,「讓你自己吃的話,可能真的會餓死。」

「……麻煩你了。」

溫皇用筷子夾了一塊菜柄,捲起米線,沾著油光的雞湯,送進赤羽的嘴裡。

三天以來的第一口,赤羽覺得傷得很值。


评论(4)
热度(10)
© 桂花梅子凍 | Powered by LOFTER